首页 走进宁强 新闻中心 政府信息公开 政务服务 互动交流 专题专栏

【年味】过年|汪玉奇(“网络中国节·书香润羌州”征文选登·之十)

过 年

汪玉奇

 过年,在各地因民族风情不同而有不同的习俗。另外,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家庭(穷人与富裕)也有不同的过法。宁强紧靠四川川北地区,所以,过年的习俗也与四川有些相似。例如我地许多过年的民间谚语、儿歌就相同。“红萝卜、蜜蜜甜,看到、看到要过年,娃儿想吃,大人没得钱。” “叫声娃儿你莫哭,过了腊八就杀猪”。“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

旧社会的年

虽说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但我小时候,却经常听到父母和周围人,讲述在旧社会过年的事。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前,我地贫穷,大多数人家日子过得很苦,吃了上顿没下顿,哪还谈什么过年。那时候乡村的有钱人,也害怕过年。因为,在年终他们大多收租进帐,家里堆着银子和粮食,杀了过年猪准备过年。但是,此时的棒老二(土匪)也瞅着他们。纷纷出动到处抢劫财物,准备过一个“红火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我地土匪多如牛毛,老百姓难有安宁的日子。1947年前后的腊月,先后遭遇数股土匪抢掠。我家及附近数户人家躲藏在大山洞里,只等土匪走后才敢下山。家中粮食、腊肉,全被土匪掠光。还有一伙土匪,去抢另一个大院人家。因那院子的大门坚固,再加之院里四户人家有七八个壮汉,有五六杆猎枪。那伙土匪围住院子,撞不开大门,就用火烧大门。院里人奋起反抗,用土枪反倒打伤了好几个土匪。这伙人围攻到天亮也未得逞,这才离去。几天后,又来一伙棒老二,去抢劫本村另一户人家。那家人却遭了大难,打死一人,还伤了人。

旧社会过年,对穷苦百姓来说,那就叫难过的年关。租地遭了年陈,还不起租的,欠人钱财的,到那时,债主都会前来收帐。所以,电影《白毛女》中杨柏劳,因欠地主高利贷,大年三十被逼死,拉人抵债,就是当时社会的真实写照。


新社会过年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后,人民翻身解放,老百姓才真正过上了好日子,过上了一个安定、祥和的年。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那时候过年,都是小孩子盼望的事。在刚解放那几年,农民分了田地,有吃有穿。每年进入腊月天,各家各户都喜气洋洋为过年做准备。一是要提前准备过冬取暖的木柴。山里人家会上山砍下很多木柴,晾干后背回家,堆放在那里。还要挖些大疙瘩树根,放在大年三十晚上,烤大火守岁。

其次是酿酒。用玉米、高粱等,煮几缸白酒和黄酒,预备过年喝,当然还有醪糟。另外,还要请手艺人来家挂挂面。除自己吃,还要预备着在正月里走亲戚送人。那时农村人,在正月拜年走亲戚,多是送一个猪腿、外带一把挂面(约一公斤)。

还有杀年猪,吃疱汤,更是小孩子盼望的事。过了腊月初八,家家开始相互帮忙杀过年猪。今天你家,明天他家,晚间总有人请去吃庖汤。小孩子跟着大人一边走,一边唱:“过了腊月八,家家把猪杀,吃了你家吃我家”。

最有趣的事,当数浇蜡烛。过了腊月二十三,敬罢灶神后,有些人家开始浇蜡烛,以便在春节期间祭祖,进庙烧香之用。当然也有浇许多,拿到街上去卖的。浇蜡烛,先是用蜂蜡或荃籽油(一种木本植物油),放进一个大土陶罐,在火塘加热。然后将竹签卷上黄标纸,放入蜡罐内连续沾几次,待冷却后,蜡烛就制作成功。

腊月二十四这一天,要打扫室内外卫生,俗称扫“洋尘”。到竹林砍一根长长的竹子,在一头扎着一大簇青青的竹梢,将室内外房屋、墙面进行一次大清扫。随后还要糊灯笼,或方形、圆形,在上面写上“风调雨顺”或“欢度春节”几个字。年轻人多,居住集中的地方,还会搭建一个秋千。春节期间,年轻人及小孩子都会去娱乐。我近邻有几个大姐、大嫂子,那都是打秋千的高手,她们打的高,花样多,笑声也最高最亮。

腊月二十七八,准备过年吃的东西,如烧腊肉、蒸花馍、炸果子。从菜园地里挖回萝卜、白菜、大葱等,淘洗干净,预备在那里。

到了大年三十这天,吃罢早饭后,大人们忙着贴春联,挂灯笼。找出大桌、长条板登,擦洗干净,摆放好。其后,大人拿出白纸,叠符纸,用墨笔写上某某孝子,筹备冥财几大封,某某大人收用等语。而后带着年龄大的小孩子,提上祭品去祭祖。先从祖坟开始,依次给逝者进香祭祀。

我家祖上是行医世家,院子正堂屋供奉着药王爷。这一天,附近人家也要来敬拜,企求神灵保佑健康平安。

下午,阖家吃团年饭。放了鞭炮后,我院四家人,以我的两爷辈为团聚单位,吃团年饭。

到了晚间,还要在院坝中间,放个小桌,摆上祭品,放一对酒杯,满上酒水,说是祭天神。忙完一切后,大人都围坐在上堂屋火塘边守岁。述说一年来的往事,小孩子们则在灯笼下捉迷藏、玩遊戏。我三叔最爱讲三国、水滸、说唐等故事。他是带我走进中国古典文学世界的启蒙人。

族间邻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购买一套锣鼓家私,大年三十晚上,就拿出来敲打娱乐,整个正月晚间,他们都要来一场。先是大人们开场打完几个牌调后,就教小孩子学打。所以,那个院子里的大人小孩,都会敲锣打鼓,成为一个业余的娱乐班子。谁家有了红白喜事,他们也去娱乐热闹一番。

大年初一的早饭,多是吃手工挂面或饺子。我院四家人,各家炒几盘菜,提上一小土罐烧酒,两大家人围坐在三张桌子合并的大长席上,一起吃一顿迎新年的大团圆饭。整个农家小院,一派齐乐融融,祥和过年的景象,至今难忘。

初二之后,陆续有亲戚来拜年。走的时候,若来客中有小孩子,则要回送新年钱(伍角),没有钱者,送一个小手绢或一双祙子。

正月里,我会和许多小孩子,在大门外那棵古梨树下打秋千,那是小孩子最喜欢的游乐。还会玩一种小游戏,叫玩七姑娘。用竹篾丝折成一个简单的人形状,一个小孩子用一个竹纤钩挑着。另一人手拿一片枇杷叶,将一个鸡毛翎子,在枇杷叶中夹着抽出,对着竹纤小人儿的脚,它就会随着鸡毛翎子远近动起来(一种物理吸引力的作用)。玩这种游戏的时候,一边玩一边唱儿歌:七姑娘,扭三扭,下凡来。到人间,过大年,吃果子,打秋千……

又:七姑娘,緾小脚,头上挽个牛屎坨,嘴上衔个烟袋锅。做针线,灶前转,找个男人嫁个汉……

我近邻有个太祖爷,年轻时学过渔鼓,所以,正月里,他高兴了不时出来给人们唱几段。如《孟姜女骂长城》《柳莺记》等唱书。

正月里最热闹的当数社火,如舞狮子、采莲船、金钱棍等。我地(原金山寺公社)紧连四川,有时两地的社火还相互拜访。舞狮子到了某村子,多在门前摆一个“阵”,称舞狮子“破阵”。实质上也是给耍狮子的人,出的“难题”,检验耍狮子人的武艺高低的一种游戏。为了防止出现有疑难的“阵”破不了,所以,耍狮子的队伍中,都会有一个打“前战”的人,提前到要去地方,与对方“摆阵”的人联系,讨到摆的什么阵,回头交待给舞狮子的领头人,以此防备耍狮子时,因破不了阵,叫人看笑话。

另外,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后的那些年代,春节期间,我地农村大队,还会组织篮球赛,文艺节目演出等活动。农村有才艺的人,如拉胡琴、小提琴、吹笛子、敲锣打鼓、表演节目的人,还是不缺的。我大队排演的秦腔《血泪仇》《三滴血》,还有端公调小戏曲,文革期间排演的《沙家浜》,另一个大队排演的《智取威虎山》等节目,都深受老百姓欢迎。

总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后的老百姓真正翻身,喜气洋洋,人人有饭吃,有衣穿,不再为过不好年,遭受棒老二抢掠而担惊受怕。更不会受乡村恶人的欺凌、逼债,过那流浪、乞讨的日子。

过革命化的春节

经过“破四旧”的文革运动,曾一度时期提倡过革命化春节。但是,到了春节期间,杀过年猪,放几天假,大年三十祭祖等形式,还是存在的。当然,也有坚决执行上级号召,过年不放假,带领社员“战天斗地”修大寨地的。

1969年至1970的春节,正是陕南三线建设,修建阳安铁路的紧张时期,我地农村许多农民也参加修建阳安铁路,过年回不了家,真正过革命化春节。那时,我在铁路工作单位,也是如此过了一个革命化的春节。大年三十的晚间,我与成百上千的工人、民兵,战斗在银屏山隧道。“1101”修建指挥部领导,还亲到施工现场看望工人、民兵。当时,还有人带头着高呼口号,“抓革命、促生产,修通阳安战备线,埋葬帝修反!”

忘不了的过年路上

1971年的春节,我与三个同乡,请了假回家过春节。大年三十下午四点下了班,从单位出发。走到阳平关没有班车,就爬上一列货车,哪知在燕子砭和丁家坝都没有停,一直拉到四川江油。下了车等了些时候,又爬上一列货车,被拉到昭化西边一个车站,在那停了近一个小时,又被到略阳天快亮了。同行者说,再不能爬货车了,爬上去不知又把我们拉到什么地方?干脆几小时坐上午那趟,去广元的781零担车保险些,否则,我们就这样来回坐车,还回什么家过年?

正月初一,我几人还在回家过年的路上。那天上午11时,我几人乐呵呵地从丁家坝下了火车,走到中坝碰到一位妇女,背着娃回娘家。她问我们大年初一了,你们还没赶回去过年?家里媳妇、娃儿,昨晚该怎么想你们、盼你们?为啥子不早些往回走?

那女人一番话,说得我同行中那几个结了婚的人,一声声叹息。我连忙打圆场,这都是因革命工作需要,提前请不了假,所以,今天才往回赶。那女人口里一片啧啧声,一幅不解的样子。

1973年腊月二十八,我从陕北的工作单位回家过年,途中遇到大雪困在路上,大年三十才在西安坐上火车,一节车厢里空荡荡就我一人。那位列车员大姐与我闲聊,得知是同行,还给我送来一份热气腾腾的饺子,以示对“革命同行”的安慰,令我感动万分。

我在外工作15载,仅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回家过了年。其余全都是在工作单位过年。那年代的人,讲理想,讲政治思想觉悟,讲以革命工作为重,以国家利益、人民利益为重,是个讲奉献精神的年代。所以,不能回家过年,也毫无怨言。

 而今,社会飞速发展,国家强盛,物资极大丰富,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大提高,传统的过年习俗越来越浓。今日的过年,已与那些年代不可同日而语了。

2022年2月6日写于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