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走进宁强 新闻中心 政府信息公开 政务服务 互动交流 专题专栏

【书香】​最美不过故乡情——读《时光如水人向暖》随感|成杰(“网络中国节·书香润羌州”征文选登·之五)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本土作家笔下的本土故事,温暖而充满生气。这是我读魏廷全老师散文集《时光如水人向暖》时最大的感受。文学名家胡适先生曾在《什么是文学——答钱玄同》一文中指出“语言文字都是人类达意表情的工具;达意达的好,表情表的妙,便是文学。”“文学有三个要件:第一要明白清楚,第二要有力能动人,第三要美。” “还要人不能不懂得……不能不相信,不能不感动。”魏廷全老师散文集中“乡愁情感”一章中47篇文章,无不表达着对故乡山水风物之喜爱,反映着亲人好友间之情谊,娓娓动听之文字、明白晓畅之方言表现出了家乡宁强的山之美、水之美与人之美。他笔下那些花草树木、山果美食皆有灵性,散发着清香诱人的乡愁。更有从故乡遗留的旧物中钩沉出那些真情故事,那般感人肺腑。

(一)淳朴善良的家乡人
作者在《又是一年梨花开》中,以梨花开放的季节送走了驾鹤西去的生产队老队长为引子,回顾关于老队长的往事,老队长年轻时把生产队事务管理的井井有条,人人信服,而且集铁匠、石匠、篾匠、泥瓦匠,木匠等多种手艺于一身,空闲时又能讲传统评书,人虽逝去,却成为作者心目中无可替代的,永远崇拜的一个偶像。
在《你在,世界就安好》中讲述了一个朋友的老母亲被接到县城里,因为太清闲、住不惯,偷偷坐公交回老家,买了小猪娃,又种了一坨地,每日奔波劳碌。儿子得知后,建议老母亲不要这么劳累、小心干农活摔倒受伤……勤劳一辈子的母亲、关心孝顺的儿子之间有亲情、有矛盾,让人沉思。
还有《幸福一直未离去》中那个司机朋友,每次回家都要给家里人买点喜欢的东西,这不是钱的问题,东西虽小,却是令家人高兴感动好一阵的心意。
还有《老屋,有母亲的温度》一文中,作者总是回忆起自己的母亲,经常在灶房里架火传柴,用火钳夹着火石子,放进罐子里,盖严实盖子,闭成"稃灶子”,以及每次在锅里炒菜,做饭的身影。而且从母亲那里学会了“人心要实,火心要空”的道理。虽然她不识一字,却从不拿旧书引火做饭,因为她知道这是儿子长本事要读的有用之书,即使火再难引燃,她也用半干不湿的黄豆杆子,多次去点。如今回到老屋,看见当年母亲帮自己捆得整整齐齐的几捆旧书,不禁令人潸然泪下,思念母亲,永在心底。
在《山花中的小木屋》一文里,描写了在开满七里香刺花沟边的小木屋旁,有一个手拿医书的养蜂朋友,他厚道热情,送给作者灵芝泡药酒治风湿,又送天麻,善良美好的情义,令你盛情难却。
(二)美食山果惹乡愁
宁强美食,极有特色,形成独特的儒雅豁达的美食文化,它们个个有来历,有故事,味道麻辣鲜咸酸,丰富多彩,最令人唤起乡愁。
在《难忘小城叫卖声》,作者记叙了早年一个卖凉粉坨的老人,总是用方言大声吆喝“凉粉坨,热的(di)……”,还有一个推四轮车卖根面角的女人,她用又尖又细的声音叫卖“根面角——假鱼”把“角”字扯得老长,仿佛把这一小吃专门送进你的耳朵,勾起你的食欲,让你心动又行动,赶紧拿个碗下楼去买回来喋到肚子里。
在《五月的豌豆中》,作者又传神的描写了那些在五颜六色的花中,结出一串串绿月亮似的碧绿细嫩的豌豆荚,还有那前来摘豆荚的纤指白嫩的乡间俊媳妇。
在《老家的冬季》里,鼎锅里炖着猪蹄膀,女人们嗷嗷地哄小儿入睡,老人们巴嗒着嘴里的烟锅子,还有那《火塘上一壶老酒》在等着你回来享用!还从腊八粥的香味里,给果树喂吃,学会了对大自然的感恩。
这一部分还歌颂了那些可以吃的花,它们是春天的槐花,夏天的木槿花,它们开自己的花,释放自己的香,一枝清秀中,变成了永恒的记忆。
更不用说山间那令人垂涎的八月瓜,让人流口水的刺梨子,红白相间的野草莓了……
(三)风物风情动人心
睹一件旧物,便是一段回忆,览一片风景,便是一种记忆,观看一个活动,更是一种震撼人心的美好享受。
《老屋的水井》,讲了为作者为母亲在水井,安了个清水泵,直接用细水管引到水缸,母亲十分快乐,到处夸儿子有出息,享了儿子的福了。
《乡下的小石磨》,用了几十年,磨豆浆做稀饭,见证了乡村生活的变化,每当想起《炊烟升起》,勾起多少回忆,有人家的地方,就有炊烟,有炊烟,就有母亲在灶房里忙碌的身影,更有那喷香可口的饭菜,邓丽君的一曲旋律优美的《又见炊烟》,多么令人向往,《这儿是一方净土》,讲了家乡的“混人包”和蔡山岭,还有那珍贵的香谷米。
在《家乡的树名》中,作者回忆了家乡的一些方言中的树名,鸡骨头,狗骨子,铁司令,九老二……令人印象深刻,这不禁令人想起我的家乡的一些树名,也很有意思。比如,有一种树叫“别别梢”,树矮小,小圆叶子,长的密密麻麻,放在火上一烧,“劈雳叭啦”地“别(biè)”个不停,像放鞭炮一样,还有一种叫“黑踏子”,树皮黒黑的,专门用来做吆牛棍,“马桑子”树的果实可以造酒,水查子(学名红棘果,又叫救兵粮)红艳无比,可以吃也可以观赏。
作者还专门提到了可以用来割土漆的漆木树,见不得土漆的人,在木匠漆家具或棺材时过个路,就会身上皮肤起红斑,奇痒无比,而且脸发肿,头晕,这种现象叫“害漆臊子”,文中说要用篦子树(八木树)的皮和叶子放在锅里煮成水来洗皮肤,才能毒气全消,因为老人们说“七木(漆木树)要用八木(篦子树)解”我的家乡阳平关也流传着用另一种方法,来治理这种“漆臊子”病症。老人们说,你不用吃药打针,只需要明个一早,拿个木头棒棒,跑到山上去,找一棵臭椿树,抡起棒子打几下,边打边骂:“臭椿树,你为王,赶快管一下你的漆婆娘。”第二天就松了。更神奇地说小孩个子长不高,在大年初一的一大早,去搂抱庭院里的臭椿树,边抱边说:“椿树椿树你么(没有)娘,你长粗来我长长”也许这只是一种心理作用,但也表现了人们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
另外,书中还有龙舟赛上的壮观场面,鹰嘴岩下的芦苇和乱红草,阳平关镇的大小鱼山的神奇美丽…
总之,作者走遍了家乡的山山水水,听说了许多奇闻趣事,经历了许多难忘的往事,这一切都是乡愁情结。
最后让我们发自内心地说一声:山清水秀古羌城,最美不过故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