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走进宁强 新闻中心 政府信息公开 政务服务 互动交流 专题专栏

【书香】​老舍笔下的汉中|秦晋(“网络中国节·书香润羌州”征文选登·之七)

抗战时期,著名作家老舍曾途经汉中,并触景生情,在抗战长诗《剑北篇》中,专辟章节《汉中—留侯祠》,以诗文记之。尽管篇幅不长,却对汉中印象深刻,诗意隽永。

长途跋涉慰劳抗日将士

老舍, 1899年2月出生于北京,原名舒庆春,字舍予,老舍是他的笔名,满族正红旗人。老舍先生是新中国第一位获得“人民艺术家”称号的作家。著有长篇小说《四世同堂》《猫城记》《牛天赐传》《骆驼祥子》等,短篇小说集《赶集》《樱海集》《蛤藻集》《火车集》等,剧本《张自忠》《龙须沟》《茶馆》等。老舍的文学语言通俗简易,朴实无华,幽默诙谐,具有较强的北京韵味。

1939年6月,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理事会(简称文协)决定:由老舍、胡风、王平陵、姚蓬子等著名作家,代表文协分别参加全国慰劳总会的南北两路慰劳团,慰问国统区和部分解放区的抗日军民。北路慰劳团一行15人,由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贺衷寒任团长,民国元老张继总团长随行,老舍是北路团里唯一的无党派作家。

慰劳团从重庆出发,由夏而冬,由西南辗转西北,整整走了5个多月,行程近2万里。到过74处城市,遍及四川、陕西、河南、湖北、宁夏、绥远、甘肃、青海8省,跨越五个战区。所到之处,劳军慰民,宣传抗战,同仇敌忾,鼓舞斗志。

据《老舍年谱》记载:6月28日,老舍先生随北路慰劳团由重庆出发,经蓉城(成都)、绵阳、剑门、广元等地,于7月4日出川入陕,过宁羌(宁强),当晚赶到沔县(勉县)入住。次日,游览武侯墓、祠后,抵褒城县休息;7月6日,到南郑(汉台区)。第二天上午,参加汉中举办的欢迎大会,并慰问当地驻军。之后,到秦岭脚下的石门,停车观赏石门石刻和古栈道遗迹。7月7日,赶到秦岭腹地的留坝县庙台子入住,拜谒留侯祠。时逢抗战二周年纪念日,慰劳团在留坝县召开追思会,纪念为国捐躯的英烈;7月8日,慰劳团翻越柴关岭、酒奠梁,进入凤县入住,次日晨离开,直抵宝鸡。老舍先生和慰劳团在汉境内总计逗留5天。

川陕边界这段路非常艰险。7月4日晨,汽车从四川广元出发向川陕界行驶中,由于山陡路狭弯道多,慰问团成员都把心提在嗓子眼上了。先是朝天驿明月峡的老虎嘴路段,道路是从山崖里硬生生掏出来的,状如老虎嘴,路坎下就是汹涌的嘉陵江水,使人头晕目眩,胆颤心惊。接着是川陕交界处的七盘关,亦称“西秦第一关”。汽车行驶在大山中,完一个弯又是一个弯,抬头望不到山尖,脚下是万丈深涧。汽车轰鸣着,终于爬上山巅,又晃晃悠悠地驶向山脚,还是一个弯连着一个弯。幸好司机艺高人胆大,一路经过黄坝驿、牢固关、二道河,于中午时分,平安到达宁羌县城,大家才把心放下了。

在县城,照例是县府官员出面接待,宁羌美食小吃根面角、麻辣鸡、核桃馍,令团员们赞不绝口。

吃过午饭,顾不得休息,慰劳团就离开宁羌县城,沿途经过五丁关、宽川峡、青羊驿、新铺湾,到达沔县后,老舍一行兴致勃勃地游览了武侯祠和武侯墓,缅怀这位矢志匡扶汉室的先贤。抵达汉中那天,天色已晚,但老舍随团的消息不胫而走。校址在城东孙家庙的西北联大医学院师生连夜赶来,见到了他们敬慕已久的老舍先生。老舍和学生热情面谈,勉励师生:“一定要好好学习!今后,国家兴亡的重任,就落在你们的肩上。”并给不少师生签名题字,鼓励他们发愤学业,报效祖国。

7月6日,老舍还参加了汉中各界举行的盛大欢迎会,慰问了汉中驻军。据老舍回忆:由于行程紧张、活动颇多,加之汉中气候炎热,老舍身穿的灰布中山装,早已被汗水浸湿,清洗后严重缩水,短了一大截,幸亏在行李箱里还备有一件,才赶忙取出换上,没有露怯.

创作新体诗《剑北篇》

1939年12月9日,老舍随北路慰劳团返回重庆。文艺界人士举办座谈会,老舍讲述了各地风起云涌的抗战形势,提出“文章下乡、文章入伍”的抗战新文化主张。

老舍回到重庆后,觉得这样的经历从来没有过,很想写点东西纪念。在写作形式上,他考虑了好几种,最后认为以新体诗的形式来表现,应该最能反映这次出行。

重庆城常常遭日军飞机的轰炸,又嘈杂,静不下心来。老舍应邀去陈家桥冯玉祥公馆写作,那里屋子宽,又安静,但因事杂身体欠佳,写作经常停笔,断断续续写了一年多,才写出了这首数千行的诗篇。

《剑北篇》是长篇记游诗,是军民浴血奋战的颂歌。在这首长诗中,老舍想熔化新旧为一炉,以民族文艺固有的风格道出革命的精神,每段一韵到底,每行都用韵,使人读起来节拍紧凑,郎朗上口。

“一路上,车声炮响,并掩不住抗战的歌唱:在城镇,在塞外,在村庄,中华儿女都高唱着奋起救亡;用头颅与热血保证希望,今日的长城建在人心上!……怒狮吼落东亚的残阳,惊雷给风暴以更大的激荡!”这些催人奋进的抗战诗句,就出自我国著名文学家老舍的长篇记游诗《剑北篇》。

据老舍之子舒乙回忆:《剑北篇》是老舍生前创作唯一的一部长诗,虽然是白话新诗,但老舍为了追求形式美,语言美,每行都押韵,并且每一大段用同样的韵脚。

当时,老舍患贫血,经常头晕,身体很差,写的很苦,有时一天也就是几十行。期间,张自忠为国捐躯的噩耗传来,老舍停下《剑北篇》的写作,奋笔疾书,创作了剧本《张自忠》。待心情平复后,才又开始《剑北篇》的写作。老舍很勤奋认真,反复推敲,最终完成稿为27个章节3661行,通篇热情洋溢地反映出全民抗战的动人画卷。

1942年,《剑北篇》由大陆图书公司出版后,反响甚好。被朱自清誉为抗战诗坛的代表作之一。评论家认为《剑北篇》创下了好几个新体诗的第一:一韵到底的新诗、借用历史和典故最多的新诗、涉及城镇地名数量最多的新诗、描写祖国大地景色最细最美的新诗、句句都紧扣抗战现实因而主题最鲜明的新诗。

当年自嘲为“丘八诗人”的冯玉祥将军对老舍先生极为钦佩,曾赋诗一首:“老舍先生不顾家,提个小箱撵中华;满腔热血有如此,全民团结笔生花!”

老舍途经汉中,前后仅5天,时间虽短,但对汉中产生了好印象。

长诗《剑北篇》专辟《汉中——留侯祠》一章,诗中这样写道:“在万山里出了四川,在万山里入了西秦第一关。绿水不断,青山是岸。野花红豆悬在乱石间,云雾留在群山······鞭影、飞尘,军队、行人,往南往北,迎着大时代的清晨,在这川陕之间的小城(指宁羌),吞吐着万马千军。

“褒城过渡,汉中远;噢,汉中,汉中,多么香甜,多么悠远,这名字,多么尊严!汉王台后,古秀的亭园,倚楼眺望,远山四面,汉水在南。” 

在写景的同时,老舍也写出了汉中当时生产力低下落后和汉中军民同仇敌忾的抗战决心,诗云:“看,这汉中丰富的天产,有几样经过人手的提炼?小小的工业刚在发端,油漆、纸张、肥皂还糙笨的可怜!认识了经济的争战,才明白侵略者的凶残,为封锁与消灭投下了如雨的炸弹;在我们,只有建设才能抗战!沙场的血,工厂的烟,从这土布与土药的展览,我想象,我切盼,会光荣地创出民族的春天!”

老舍抵达留坝张良庙,时逢“七七”抗战二周年纪念日。慰劳团和留坝县在留侯祠举行了抗日英烈祭奠仪式。老舍写道:“‘七七’在留侯祠,借着留侯——那永远年轻的志士、英才的殿宇,香烟蔼蔼,法乐凄哀,道士诵经,百姓祭拜。深山里的‘七七’,啊!抗战已经两载。几碗素菜,一面灵牌,向殉国的英雄们致谢致哀。这里,没有雄辩的天才,激昂地道出英雄们的牺牲慷慨;没有庄严凄丽的讲台,教素烛鲜花放出光彩;这里,过客与乡民,松峰与云海,默默地对着灵牌,只有纯诚的眼泪与无言的愤慨!”

“我们用血、用血,已经写了两载。还要继续写,直写到倭寇的溃败!尸是山、血是海,打、打他个畅快!相信吧,忠魂,对着这灵牌,我们说,敢死的没有失败!”从中不难看出,老舍先生抗战的决心和对战死疆场英烈们的哀思。

路途中,还有一些趣事,为枯燥的旅途带来欢笑。当时,慰劳团里有一位汉中籍的汽车司机叫沈堂印,他每日驾驶着一辆旧美国道奇汽车载着慰劳团到处奔波,沈师傅待人随和、性格开朗,任劳任怨,与慰劳团成员相处甚好。每到一地,他顾不得休息,先检查和保养汽车。就这,这辆汽车在崎岖的山道上还经常发生问题。老舍便写了这首取笑汽车随时抛锚的打油诗相赠。诗曰:“一去二三里,抛锚四五回,下车六七次,八九十人推。”

老舍来到陕西汉中和对汉中的印象,那已经是83年以前的事情。今天的汉中,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老舍先生九泉下有知,他定会为汉中今天所取得的成就而倍感欣慰。

参考资料:1.《老舍年谱》;2.舒乙剑北篇的足迹》。

【作者简介】秦晋,汉中市政法委退休干部。陕西省作协会员,汉中市党史特约研究员。已出版《生命的接力》、《飞翔的月光》、《秦巴山水间》三部散文集。